一位医学专家的“深夜来电”

2021-04-15 18:04:10 来源:大众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去年12月某日午夜,正准备睡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声响。顺手拿来一看,是老同学高丹打过来的。接通电话,里面没有丝毫虚伪的寒暄与问候,传达到耳膜的只是直截了当的一句:“你认不认识钱犁?”

不用迟疑,我立刻便回答到:“不但认识,还是很好的朋友”。

正想着,他怎么会认识钱犁?为什么问他?

电话里立刻就传来:“你两个既然是老朋友,当应该知道钱犁身患癌症的事情”?老同学继续问到。

“当然知道,他是《三峡都市报》的高级记者,是写报告文学的专家。几年前却莫名其妙的得了‘恶淋巴癌’。就他得病这件事,我还多次与他通过电话。总是希望他要有乐观向上的意志力,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如果认真配合医生的治疗,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当然,原则上我还是警告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选择外科手术与放、化疗这些极端手段。幸好,他经过南川金佛山中医院的治疗,已经完全康恢复了健康”。

老同学既然知道了我与钱犁是老朋友,便要求我将钱犁的电话号码尽快发给他。听语气,老同学好像有什么急事要找钱犁。

一个小时以后,老同学高丹再次打来电话。他说:“我因为在《中国报告文学》上面看见了记者钱犁发表了一篇两万八千多字的亲身抗癌的文章。文章中不但真实记录了他本人在接受‘南川金佛山中医院’的中医中药治疗以后,现在已经全面康复成为正常人的真实过程。与此同时,他还认真记录了他自己在住院期间,亲眼见到其他癌症病人经过这个医院的治疗以后,所取得的惊人疗效。由于该文章的不但有根有据,且条理清楚,内在逻辑强。不像是那些不顾起码职业道德的所谓‘新闻人’为了哗众取宠,而不惜捕风捉影夸大事实的打胡乱说。为此,我特别在重庆市卫生局咨询了有关南川金佛山中医院的具体情况。却出乎意料的得到了与钱犁先生在《中国报告文学》上面所言截然相反的不同结论。所以,我才特别找你要了钱犁的电话号码,想和他通过电话交流一下,以辨是非。刚才,我与钱犁本人通了约一个小时的电话。内容主要是我向他提问,他只负责回答我提出的有关问题。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钱犁的坦诚回答,不容置疑的让我相信他是一个尊重基本事实,拥有良好职业素质的好记者。有鉴于此,我决定亲自去‘南川金佛山中医院’进行一次实地考察。并希望你最好能与我一同前往。”

结束谈话之时,老同学特别与我确定了后天在重庆见面的约定。

挂了电话,我立刻与钱犁取得了联系,并详细向他介绍了我这位老同学的真实身份;高丹,我的大学同学,原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重庆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重庆市中医院,重庆市中医研究院四个单位合并以后的大院长。同时他还兼任着重庆市医学会会长的职务。他与你通了电话以后,便决定有必要亲自去‘南川金佛山中医院’进行实地考察,并邀请我一同前往。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当老朋友钱犁听了我的电话介绍以后,也立刻决定,他要再去南川。再一次去看一看那个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再生之地。他要求明天与我在万州火车北站见面,一同前往重庆,不见不散。

可是,就在第二天早晨,我却突然接到《三峡都市报》一位十分要好的记者朋友打来的电话,他第一句话就向我问道:“你是不是准备去南川金佛山中医院考察”?

我知道这应该是钱犁与他聊到了我准备去南川的事情。所以便不觉得奇怪的回答说:“是,主要是感到这个医院有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所以想去亲眼看一看,究竟是真是假”。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和重庆市卫生局的一位处长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无意中之聊到了‘南川金佛山中医院’专门治疗癌症且疗效惊人的事情。这位处长则对此事进行了全面否认。并言之凿凿的说是他们进行了认真调查以后,才作出所谓能治疗癌症的事情,纯粹是人为炒作的天方夜谭。甚至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子虚乌有的神话故事。他们治疗癌症,不但没有一丁点可信的说服力,更是没有任何统计学上面的价值。你可以想象,一个小小的私立医院,弹丸之地,几个乌合之众。怎么可能去征服得了全世界都在谈虎色变的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严重癌症?”

听了记者朋友的话,我当然是因为没有准确全面的第一手信息资料,自然是无言以对。但我还是说了一句:“那位处长说这个医院小的可怜,不可能干得了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他难道不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

第二天一大早,暖暖的太阳刚刚从‘文峰观’露出笑脸,我便加大油门上了去万州的高速公路。准时准点和钱犁先生在万州火车北站会合以后,下午便一路顺风顺水的到了笼罩在迷雾之中的山城重庆。

夜六时许,南川金佛山中医院几位负责人在江北‘维多利亚’酒店,以十分真诚的态度,热情洋溢地接待了高丹院长及钱犁先生与我。当夜,大家便在宾馆召开了一个小型的座谈会。我特别有幸的见到了那位神秘的治癌专家与投资商。主要是院方在表达他们对高院长能去医院进行实地考察,表示衷心的感谢与欢迎。高院长则只是表示自己仅仅只是想去一探究竟。特别因为重庆市卫生局与钱犁先生就同一件事情,得出的居然是截然相反的不同结论。难道钱犁先生仅仅是以自己个人的幸运个例,以点带面的在随意夸大这个医院治疗癌症的事实?要么就是重庆市卫生局某一些官员,高高在上的仅仅是走马观花的不顾基本事实的偏听偏信,而全盘否定了这个医院可以治疗癌症的基本事实。有鉴于此,自己觉得就更是十分有必要亲自去“尝一尝金佛山中医院这个‘梨子’的真实滋味。”

老同学高丹毕竟一贯是一个思维严谨,医学知识渊博,临床经验丰富又特别尊重客观依据的医学专家。不是那种单凭脑壳一热,就可以随便表态的江湖医生。他无论是在工作与生活中,绝对不是一般人员能够随便左右得了的墙头草。

次日,在医院沈院长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很快就到了南川金佛山中医院。

心而论,医院规模不大,且是投资商出资租来的。虽然如此,但医院环境却是显得清爽而整洁。医护人员紧张有序的各司其职。通过住院病人的眼神,完全能够让人感觉到每个病人都是充满着希望的在接受医生与护士的认真治疗。整个医院没有病人疼痛之时发出的惨叫声,更是没有痛不欲生的惊呼呐喊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而静。在医院会议室,院长向我们介绍了医院的一些基本情况。以及他们用中草药治疗癌症的基本技术。

医院特别强调,这些年,国内的中草药很多都是来源于人工培植的品种,药效早已达不到医用效果。有人甚至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中医将毁灭于中药。所以,他们很多高品质的中草药都是到国外去组织、采购的天然野生品种。这些原材料购买回来以后,才有加工成治疗癌症药物的信心保证。也才能达到治疗癌症的特殊效果。我们所有的药物都是经过了国家最严格机构检验后,才投入临床使用。随后,我们观看了经过医院治疗以后,已经痊愈了的一批癌症病人的视频。视频中,那些骨瘦如柴,面如死灰的癌症病人,在九死一生之时,带着全家人的最后一线希望,甚至是带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赌徒心理,作出人生最后一次垂死挣扎,步履艰难的来到了金佛山中医院。他们在这里接受了医生的治疗以后。绝对是死里逃生,在出院之时,可谓是高兴的手舞足蹈,载歌载舞。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在就要进入地狱之门时,金佛山中医院的医生们,会用他们破解癌症的密码,神奇的重新点燃了他们危在旦夕的生命之火。

我作为一名拥有几十年医疗经验的临床医生,即便是见惯了太多的生生死死,在观看了这些癌症病人的视频之时,竟然会情不自禁的怦然心动,而为之唏嘘不已。

当然,在考察之时,我们还是发现了这个医院存在的许多管理问题。特别是临床医生的结构方面有比较明显的软板。很多医生不能完成一份完整的住院病历,就已经突显出了他们管理方面的硬伤。难怪重庆市卫生局不认账,更是难怪医保中心死不认账。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好在高丹院长在考察之时,以极其敏锐的目光,发现了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并严格地提出了整改意见。高院长提出的问题,不但引起了医院的高度重视,更是让医院发现了这位精通医院管理的奇才。不久,老同学在推脱不过的情景下,同意成为金佛山中医院的医学顾问,而为其出谋划策。

不久前,老同学在这个医院上班以后,给我发来一段文字。“去了一段时间,先后收治了30多个癌症病人,坚持治满了一个疗程的(21天)都有效。例如牛汝辰教授是知名学者,身患癌症还每天发表文章。心态很好。他选择在这里治疗也是很慎重的。最可能还要一些知名人士来医院接受治疗。前两周我还接待了中国农工党中央社会部原部长、健康中国工程创办人严晓蒸等北京客人。他们都是对这个项目感兴趣而来访的。我主要是想对一批治疗有效果的病人按循证医学,完善临床证据体系。这样才能得到广泛认可。只是他们还存在制剂审批、纳入医保、缺乏人才等瓶颈问题。这些问题我提出以后,医院已在着手解决。如果要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可能要一年的时间。”

通过这一段文字,已经不难看出,老同学高丹在退休之后,又意气风发地扛起了这一面伟大的“抗癌”大旗。我十分相信,金佛山中医院吹响的向癌症进军的冲锋号,必然会以最震撼人心的旋律,而响彻云霄。(文章来自:大众新闻网)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ERM523

相关阅读